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逐日纪 第二十四回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8:12

逐日纪 第二十四回

视野渐变,

云渺

野草飘飘,出奇的空荡

他继续,向远处的那座塔前进但慢的要命,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像是泥沼之间,不是浑身无力而是难以前行

眼前的场景,艳阳高照,长空无尽明明清晰可见,却是仿佛是无光的,就好像一个虚无梦幻的离梦

他总觉得前方有什么东西,藏于阴影的缝隙正在等待着他是一个人?一句话?或者是一件事?是无法驱逐的黑影?或是説命运本就注定如此?

他越是怀疑,就越接近真相或许诸神还是对他有所眷顾的可惜,能留下的,是无尽的叹息

云渺惊恐万状,呆呆的看着

看着,

看着,

很久很久,眼泪才忍不住的流落下来他不是没有生命的,他每一分每一秒心脏都在跳动

因为他感受着,天与地,日与星的味道那股深深的味道,能让人为之付出的味道

为止沉迷,为之憔悴,为之流泪

冷汗浸湿了他的脊背,

无数的死尸鲜血是陪衬,挣扎着同饥饿一般狂热血好像还是温的,这些尸体都以奇怪的轮廓姿势呈现在他眼前,仿佛是想要逃离那座塔楼但无一幸免伤口是被利锋所划过,这里的人,都死了

微风把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吹到鼻尖他嗅到了,陌生、危险、死亡

理智使他颤抖、畏惧,但感情驱使他向前、前进

“!”还有人,是一男一女比他来早一diǎn,似乎也同时注意到了他

是那个女孩他认识,好朋友的亲妹妹,不过,云渺觉得即使如此,他俩的外貌还是不大相似比起他的哥哥,这个女孩明显比较可人温情,比起自己,总是轻易赢得人们的喜爱

至于她身旁那个家伙嘛!不胖不瘦,也不强壮云渺摸着下巴

,想了想嗯,没什么印象,忘了

“云,”她走近,但看起来惊慌到语无伦次,“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还有……看见我哥哥吗?”腔调中带着深深的恐惧

“啊?”

矮个子的少年并不在意,“别説话”他好像察觉到四伏的危机

云渺皱了皱眉头,不再理会

那个女孩的心仿佛怦怦飞跳,“请你别过去,云”她将手指捏得紧紧

矮个子家伙忽然笑了,仿佛就是另一个人!用出一副他从未听过的古怪腔调和好似玄冰的眼光『不会的,命运使然』他悲哀地説

不过,月凄凉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

云渺疑惑的看了矮个子一眼,转身绕过眼前不少的尸体,进于门前貌似犹豫了一会,很快,打开了塔楼的那扇半展的血门

他见到了死尸的盛宴,参与者都是遭到残忍屠杀后的血尸,它们东倒西歪地趴在倾倒的墙角和劈烂的巨树边,躺在一滩滩正在凝结的血液中巨树上的火已成灰烬有人断手断脚,有人失去头颅一个肥胖的家伙,残留着半边身躯,坐在一边,呆呆发愣,不时一阵抽搐

有位红衣女子,死死地抓着人形怪兽的脖子,任由其挣扎之后,怪物远山似的瞳孔转向云渺,其中的光彩却犹如坠落的星星,无声控诉

一山还有一山高他用死亡,给我们换来这个道理

与此同时,还有什么深厚的东西犹如魔鬼的哭号逼近不,扑面奔来!

云渺失控,“快离我远一diǎn!”他拼命地大喊似在栗悚不一会便倒了下去

而光影随风

像是遥远笔直的影子,残留在他的身上红色的血风呼之欲出,撕裂开他的肌肤那狰狞惨烈之感如野火焚身让人心痛

女孩面容崩溃看着眼前的场景失声痛哭,仿佛母亲在痛悼孩儿寒意侵骨,直到自己喘不过气来

红色的姿态不温不冷背后的气韵恍如擎天的飓风

“是……是……是我!”访情商跨步向前,护在月凄凉的身前,努力制止更悲痛的惨剧

那浪涛一般的杀意顿时泯灭“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那个红衣女人伏手,淡淡的説

“那么大的动静我能不回来吗?出乎意料,仅仅只是一个来回的功夫,你就杀了那么人姐你是疯了吗?太过分了!竟然可以随意玩弄人命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

“你説我什么?”红衣女人甩手扔掉勒住的东西

“残忍!过分!”他语调悲哀

红衣女人拾起憎怒,品味着这句话,“过分!?”她默念,像是明白了什么,“我不想这样做但活在世间,倘若无法自卫,就是死路一条!呵呵你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了?太晚了银麟,快死了”她顿了顿,调整呼吸,“情爱从来就是穿肠之药痛己,伤的却是他人一切都是因为你啊我的好弟弟”

“我没得抉择”他怒喝由此驱散愧疚

红衣女人抚弄黑发,饶是妖美“不,你有我也有”

月凄凉的指甲深深掐进掌心,警惕地凝视她所爱的人,但他缄默,像是一个女人

而她,那个红衣女人,他的姐姐像个男人,有着好胜的心仿佛什么事都可以用“剑”去解决

还有,他,这个总是能逗得别人欢喜的少年云渺满身是血,挣脱地面,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血液涓涓滴落,迷离道路血锋由他的面颊直到下腹,那可怜的样子,任谁都知道他不能构成威胁了

月凄凉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过去扶着他

可云渺不做回应泪水和血迹融汇,迷糊脸庞颓废的他散发着不忍直视的悲怆,跌跌撞撞地走向角落一具倾倒的尸体将其紧紧抱住,柔软的嘴无声地张合

“他你爷爷,已经死了”她站在云渺身边,眼睛刺痛,禁不住打颤却还是要説想起来,这曾是一个洋溢着若有若无的歌声和众人的欢笑的神圣地方如今那种心灵的宁静眨眼便是一去不返,一砖一瓦都变了,梦一样短暂现在的它只充盈着苦味、血腥、泪水和悲伤

面对此景,

“可怜的xiǎo男人,”访红香摇摇头,嘴古怪地扭了一下“虽然无用,但反而引人怜惜”语气显得陶醉

“云,别这样,听我説”月凄凉抓住他的胳膊,这温柔几乎让他所紧抓的东西从无力的手指中松脱“他死了,大家都已经死了振作起来好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他呜咽,变了腔调几乎説不出话,任由那个女孩替他擦拭着眼泪和鼻涕只是那股关心让他的眼睛止不住的朦胧

有的时候,一无所有,一个信念,就能坚持下去

“啧啧多説无益”访红香似乎颇觉有趣,“罪魁祸首就站在这里,而你们对此无能为力xiǎo妹妹”她声音很低,却一字一顿,异常坚决

月凄凉很想刺激她的心神,却不知道能説什么

她想起了访情商説过的话,脑海里闪现出了一位居于独峰高处的老者身影,那个人,是叫做耽老吧?月凄凉不仅遥想,他曾度过无数唏嘘的岁月独于远处,感受着冰冷和寂寞,妄想以情哎可惜,他的理念错了她在心里如是哀叹

“在我们长大之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寸之地,温馨,平静,充满了爱,让人流连可是无论怎么不甘心,不情愿,人终究要踏出这山洞,回到外面的世界,经历自己的成长,经历一切的残酷”她顿了顿,“他走出来了,你呢?守护着xiǎoxiǎo的寸土,幼稚的像是一个孩子”

“”

“他只是并不想再做囚徒了他长大了,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乖乖闭嘴!”访红香轻蔑的説,她走上几步,朝着胖长老的残躯疯狂踩踏,“不然下一个,变成这样的,就是你!”

“姐姐!”访情商如坐针毡,“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敬重你,无论你犯了什么错事,我都可以当做无所谓,唯独这次,是我恳求你不要伤害她”

月凄凉自己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害怕我!她也在怀疑!怀疑我説的就是真话!”她转眼看了看访情商,眼中满是悲凉

访红香不予理睬,似乎有些冷漠了颇有意味得抚摸着玉手,“有位前人説过,思想乃是个可悲的存在繁衍了意志,却被其支配铸就了文字,却被其约束自缚于茧中仔细想想,汪洋万物由始皆是如此啊”她舔舔红唇,没有收敛“看看你,xiǎo妹妹你似乎并不领我的情”

访情商大喊,“不不不不!!不要要要要!!”

红色的,光影

通化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巴彦淖尔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揭阳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通化性病
巴彦淖尔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