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去行政化不能止步于教育

发布时间:2019-10-12 16:32:43

  今年以来,教育 去行政化 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更是 两会 上的热点问题之一尽管对于高校 去行政化 的进程,人们还存在着种种疑虑和担心,但毋庸置疑的是, 去行政化 的目标和方向已经是大势所趋,需要的只是时间、耐心和坚持不懈的努力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 去行政化 绝不仅仅关乎教育,它需要全社会的支持和配合行政化是我国计划经济时代遗留的产物当今中国,不仅仅是教育,文化、艺术、卫生、体育乃至社区街道管理,无一例外,都被刻上了深深的行政烙印因此, 去行政化 不应也不可能止步于教育一家

  以文化体制为例,有很多文化事业单位虽然挂着民间组织的牌子,可实质上却是政府 衙门式 的管理方式大小事务都是行政长官说了算,没有民主决策机制,更没有科学衡量指标

  以电影工业发展为例,中国的艺术家总是难以制造出 好莱坞 式的大片,中央财经大学政府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福重就直言,中国电影工业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行政化过多,如同大学行政化过多一样,电影工业要产业化,就应该是自由贸易,在符合法制化的前提下,按照艺术规律和电影产业的规律,来尊重艺术家们的创作

  再以医疗体制为例,尽管大家都强调学校以行政级别划分不合适,但是把医院分成 处 级单位和 厅 级单位,同样也是很荒谬的事情比如,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是我国治疗肿瘤疾病最好的医院,也只是一个 正处 级单位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就表示: 不仅教育要去行政化,医疗也要去行政化,医院应该以医术、医德高者为高,而不该有什么行政级别,这不利于医疗行业的健康发展 黄洁夫认为,医疗和教育的共同性,就是应该以业务为主,而不能引导大家都往做官上走,否则会违背这些领域的发展规律

  谈及让人又爱又恨的中国足球,则更是中国行政管理体制的最大受害者在一个真正的市场化环境里,足协的身份应该是民间性质的机构,但我国的足协是国家体育总局足管中心,足协的管理和运行、足协主席的配备、俱乐部的管理和教练员、运动员的管理,都是按照行政的一套在进行如此体制下的足球,要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着实有些难度

  还有地位颇为模糊不清的社团组织社团组织被称为独立于政府与企业的 第三部门 ,民间商会、行业协会、义工组织、民间慈善团体等均属此类它在制衡公共权力、弥补市场不足及提供公共服务等方面发挥重大作用然而,重庆始于几年前进行的社团组织 去行政化 实验,进行得并不顺利,主要矛盾在于,一方面要求政社分离,另一方面政府部门仍然是社团的业务主管改革虽削弱了主管部门与社团的联系,但其实质并没有取消或减少政府对社团的管理权力

  即便是在我国社会最基层的社区,也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行政 官衔 街道干部享受政府官员待遇,以行政级别划分,完全脱离了社区应该 自治 的本质特征与此同时,这种官体制也阻碍了中国公民社会的建成步伐,阻碍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发展进程

  由此可见,当高校去行政化成为社会关注焦点的时刻,我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去行政化绝不是高校一家的事情高校改革不仅仅需要解决学校行政管理与整个国家的干部管理制度无法对接的尴尬,更需要法律的支持和社会各个部门去行政化改革的整体配套措施否则,将如同一位大学校长所言: 去行政化不仅仅是教育改革问题,而要和社会改革配套进行,同步实施,单边独进,必定失败

  链接: 高校去行政化 代表性观点

  去行政化将是一场利益博弈,因此也会面临很大的阻力比如,现在的许多校长和学校管理人员都是有行政级别的,有的是厅局级,甚至有的是副部级,把他们的行政级别去掉了,他们愿不愿意

  全国人大代表、民进中央副主席、著名教育学家朱永新

  大学行政化的表现是一切运作都以行政权力为主导,做什么事都是靠行政命令,谁权力大谁说了算,而不是通过学者、科学家讨论学校的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应该代表教授的声音,现在成员多为各个系的主任、院长甚至校长

  中国科技大学原校长、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

  大学原本就不该设置行政级别但现实中官僚化的倾向很明显这和社会评价体系有关,教授可以评职称,收入也与此挂钩行政管理人员怎么办行政级别是一种评价和界定,直接和待遇收入等有关另外,在国外,当系主任是种服务,很多地方是轮流制的,但我们的行政权力大,造成大家都想往里挤一些优秀骨干教师不专注于自己的学术和教学,热衷走仕途当官,造成人才流失

  同济大学建筑材料研究所所长张雄

  我认为应该去行政化,就是说落实总理所说的教育家办学不要更多地考虑官的事情,要更多地考虑教育的事情我想这是教育界去行政化最核心的不仅高校校长要去行政化,中小学的校长也应去行政化

  东北师范大学校长史宁中

  把学者放在一定的行政岗位上,恰恰不是行政化,是尊重教授从学术评价看,任何学术权力都是行政权力,把两者截然对立是不对的当社会习惯于以行政级别来衡量其社会地位时,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就是贬低教育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

  有人说高校行政人员太多,什么事情都是行政人员说了算,这不符合事实高校工作有学术和行政两大类,行政为学术服务,大学里的行政工作必须要有,这些工作包括人财物的分配、安全保卫、后勤等

  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秦绍德

  我支持高校取消行政级别,也正在做这方面的思想准备,但是,在整个社会等级观念非常强的情况下单独取消高校行政级别,教育家将得不到社会的应有尊重

  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

  我认为大学的去行政化和当年的教育产业化提法一样,存在着表达上的失误就像高等教育需要 去产业化 ,但高等教育是产业;大学需要 去行政化 ,但大学是要行政的,行政体系不能去掉

  武汉大学校长顾海良

产后可以做哪些瘦身运动
吃什么药治拉稀
便利妥哪种纸尿裤实惠
乳腺癌的症状有那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