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符武同修 20.第四十章 满城人的贬低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7:20

符武同修 20.第四十章 满城人的贬低

二十三人,身份低微者拿出的是铁鼎,如常右,公孙术,公孙皓龙之流拿出的是铜鼎。

而陈凤的三足圆念鼎,却是一尊银鼎。

鼎有等级之分,自然也有功能之分。

一尊好鼎,不但可以提升符者炼符成功的几率,更可以增加符的品质,于符箓来讲,威力,能量自然有大有小。

二十三人,一齐炼符的阵势还是很壮观的,底下的人,声音变小了,仔细的看着上面众人炼符的手法。

陈凤玉手如葱,白嫩似月,手中拖着的圆念鼎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将一件件材料放入鼎中。

先是血石!

这是血胆符的基础材料,也是最为根本的材料,血胆符成型与否,与血石有极大关系。

血石放入鼎中,陈凤玉指一点,便是有一道细不可见的血线飞入鼎中。

“砰!”

如同遇到天生的克星,那血石瞬间融化,化为一摊液体。

陈凤不敢耽搁,接着又将血鬼草放入鼎中。

顿时,一阵烟尘四起,浓厚的烟雾,围绕在圆念鼎的周围,将其包裹住,看起来仙气盎然。

血鬼草是血胆符的灵魂,此时的血鬼草亦融化掉......

与陈凤一样,其他的符者,没有互相观看,而是专注的盯着眼前,这个时候,马虎不得,即便是认真,恐怕还要出错。

“啪啪啪!”

连续三声爆响,三只鼎上的烟雾杂乱不堪,当烟雾散尽之后,便是看到三只鼎掉在地上,血石还没有融合,便是爆鼎了。

至于原因,可能是血量不够,血气不足,或者是手法操作不对,总之,那要符者自己去揣摩了。

三个人,包括先前的种子选手庞加。

他们一脸的懊恼,但是不敢说什么,捡起地上的鼎,匆匆下来至高台。

而台上的人,也正处于更为紧张的状态。

陡然间,只见陈凤将手中的银鼎抛向上空,在人们担忧的目光下,圆念鼎倒了过来,鼎中的血石液体一下便是掉了出来。

“变!”

陈凤轻喝一声,旋即手掌交叉,一道血刃便是飞了出去,下一刻,那一团的液体,好似变成了一张纸片。

红蚁,三足蜈蚣须瞬间出现,被陈凤飞速的点在那‘纸片’上。

“轰!”

一道刺目的光辉中下,一张血色的符箓便是凝聚而成,陈凤把手一挥,便是将符箓接在手里,轻轻吹了口气,那美丽的容颜上,露出一抹笑容。

“轰轰轰!”

紧随其后,便是又有几道符箓凝成,没过多久,除了刚才失败的三人,剩余的二十人全部炼制成功。

“哗!”

当最后一人成功之后,看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这时符池云再次来到台上,亲自检查众人的符箓,不时点点头,之后,道:“这只是低级的血胆符,还有中级一品血胆符需要炼制,希望你们再接再厉。”

有了刚才的经验,符者的心也是早已经平静下来,开始炼制中级一品符。

不得不说,陈凤的天赋极为惊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低级一品血胆符是他第一个炼制出来,中级一品符同样是她第一个炼制出来的。

而这个时候,陈凤的呼声也达到了最高,全场中,多数人都在看她。

“早已经说过,王辰配不上陈凤,现在看来,更是如此,想那王辰,一直卖弄炼符,可是这么长时间一道符箓没有炼出来,反倒不知名声的陈凤,一举成名,石破天惊,成为这一代中最优秀的弟子。”

“也幸亏他死在了虫洞中,不然现在又是个笑话。”

“以我看,王辰倒不应该死,让他出来看看,看他如何自处,我恐他无地自容,羞愤而死。”

至高台上,陈凤听到下方的议论,露出和煦的笑容,瞬间,花开花落,也比不上陈凤发自内心笑容的美。

陈凤很得意,任谁在这众目睽睽下,受到最佳的赞誉也会得意。

加上一想到王辰,那个可恨的废物,没有出虫洞,她就更加的开心。

在她想来,自己能稳定的发挥,大部分是因为心情好,没有压力,更重要的是,王辰死了,她从此自由了。

偌大的广场上,一时间响起了对王辰的鞭挞。

如果说这么多人中,有一人为王辰说话的,那就是逍遥了。

此时的逍遥看着全场对方王辰的鞭笞,一时间也翻起了白眼,谁能想到,一个美女的魅力竟然是如此之大,可以改变人们的思想的认知,矛头直指王辰。

别的符者死在虫洞内觉得可惜,但是到王辰那却是死得其所,早就应该死的样子。

“兄弟啊,你看看,所有人都是对你一品斥责,你要争气看看,不能死啊。”逍遥一边说,一边抚摸着手里的一半蟾蜍印符。

忽然间,这蟾蜍印符亮了一下。

逍遥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旋即飞奔而走,走进了符堂安排给师父的寓舍内。

如果王辰突兀的从天而降,一定会引起别人注意,对于这一点,王辰早有交代,见到蟾蜍印符亮了,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让王辰安全降落。

匆忙将寓舍的门关上,将蟾蜍印符摆在地上,逍遥静静的等待着王辰降临,同时他也在打量这蟾蜍印符,会是如王辰所说的那样神奇?

“刷刷...”

蟾蜍印符从刚才一闪,变为持续不断的闪烁,白光道道,如湖水荡漾出去。

旋即以印符为中心,一道乳白色的光晕出现在地面上。

光晕如水,不断的波动,而那中心的位置,却是慢慢的撕开一个口子。

就好像一张白纸,被人从中心撕开一样。

就在那撕开的口子内,王辰的脑袋露了出来。

原本逍遥还是很兴奋的,可是看到王辰的样子,顿时抽搐了一下,旋即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王辰的身体渐渐从光晕中出来,但是却让逍遥心惊肉跳。

此时的王辰,哪里还有杀柳魂,杀妖印的意气风发,而像是一个血孩,身体上皆是如刀割过的伤口,黑色的衣衫,也因为鲜血染成了暗紫色。

“不要着急!”一道身影从逍遥的身后闪略而至。

逍遥一见是自己的师父,顿时放下心来。

“师父,你救救他,他在虫洞内救过徒儿的性命。”

逍遥的师父不可置否,没有说话,而是从光晕中将王辰的身体提上来,苍劲有力的大手摸在脉上。

片刻之后,松开手,一股雄浑苍茫的真元打入到王辰的体内。

外人看不到,但是王辰自己能感觉到,自己胸口的元海之球,原本干瘪不堪,但是经过这真元精髓的补充之后,开始迸发起来,丝丝的真元,再次流入元海之球,又从元海之球内流出,补充到王辰的体内。

感觉到体内的变化,王辰也是慢慢睁开眼睛,第一个见到了逍遥的师父。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你看似虚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陷入窒息昏迷,但体内无碍,只是表面吓人而已,没有我的真元,你也能恢复过来。”

“王辰,这便是我的师父,疯神部长老,莽农。”

“见过莽农长老!”王辰摇身一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对逍遥有好感,连带这对整个疯神部都有好感,王辰发自内心的拜向莽农。

“呵呵,不必客气,你与逍遥,情深意重,听逍遥说起你了,我便来看看,果然非比寻常,你的体质很特殊,刚才把脉的时候,你脉象大乱,但在你脉象的深处,却是有一股别样的生机,想来就是这点,让你可以使劲造你的身体,真元枯竭,如果是别人的话,恐怕现在胸口已经塌陷,死的不能在死。”

对于王辰在七重武士境地凝结出元海之球,莽农很是不明白,原本以为看到王辰,接触过身体之后,能得出一点结论。

但事实相反,一点头绪也摸不到,王辰的身体,与常人无异,但是那种特殊的能力又说明非同一般

“让前辈担心了,我在虫洞内,遇到了其他地方的武者,我根本不是对手,连续战斗后,真元枯竭,如果不是这蟾蜍印符,恐怕我已经交代到虫洞内了。”

“嗯,武者的世界就是杀戮的世界,疯神部不嗜杀,但却也不嗜仁,要想成长,必先受苦,你今日所遭遇的,会是你日后成长的动力。”莽农虽然看起来如莽汉,但说起话来却条条道理,与其外貌极为不符。

“谨记前辈教诲!”

莽农见王辰的脸色依旧苍白,显得无力不堪,手又搭了上去,摸在王辰的脉门处。

渐渐的,他皱起眉头:“果然特殊,体内恢复的太快了,想来你那元海之球真元已经满了,只是体表还是伤痕,但对身体来说,已无大碍。”

对于自己恢复的速度王辰眼前还在意不上,他关心的是符堂大比。

“逍遥哥,现在什么时间?符堂大比是否已经进行完毕?”

逍遥面露尴尬之色,道:“恐怕是不赶趟了,比试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关,他们即将炼制高级一品符,考进符堂,你恐怕没有机会了!”

有兄弟反应更新的太少,大家不要着急,一直攒稿子,每天三章的即将实现。

承德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云南牛皮癣
山西治疗盆腔炎方法
承德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云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