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补天道 六三九 客居梅园里,众聚封灵台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8:09

补天道 六三九 客居梅园里,众聚封灵台

孟帅一怔,道:“空……是千古孤独前辈么?”

林岭道:“是。我和雪女也不常见他,你竟第一天上来便见到他,福源倒是不浅。”

孟帅道:“不算见过吧,就是远远地看了那位前辈一眼。那位前辈大晚上的在松林里做什么?”

林岭道:“不知道。”

孟帅“啊?”了一声,林岭道:“空本是处处在,又处处不在的。雪山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看到他,但你若想找他,却是如想用手握紧雪一样,永远握不住。”

説完了难得一段抒情的感慨,他叹道:“他就是雪山之魂。”説罢,推门进入楼宇。

一进室内,孟帅不由得惊喜,就觉楼中居然十分温暖。厅中并无火炉炭盆,但仔细一看,墙壁上有控温的阵封,足以将逗是调节的四季如春。

除此之外,厅堂就相当简单了,除了墙上挂着几幅丹青画卷,一侧放着几案,大厅之中竟连张椅子都没有。

孟帅想起这个堂尊无论什么时候都站得笔直,除非修炼,不然几乎不会落座,怪不得自家厅堂里连椅子都不设,想来也根本没有访客,因此待客的座椅也不需要,暗道:他和陈前倒是合适了,两根电线杆绝配。

林岭站在厅中,反身回来,双目神光如电,上下打量孟帅。

孟帅就觉得一道光线将自己扫视的全无遗漏,也不紧张,平静的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林岭道:“进步真慢。”

孟帅被他打击惯了,也不放在心上,道:“也就这样了,您凑活diǎn儿吧。”

林岭道:“还这么散漫。”

孟帅嗯了一声,林岭又打量了片刻,道:“精神力还可以。其他平庸而已。”

孟帅叹了口气,能得林岭一句“还可以”的评价,也算一种荣耀。反正林岭的性情如此,跟他就是要有自信受到打击的准备。

林岭再问道:“封印如何?”

孟帅精神一振,总算问到他拿手的了,经过神秘空间的洗礼之后,他自觉至少在渊博度和许多分支上不输给林岭,当下含笑道:“您可以试试。”

林岭道:“也好。正好有个机会。跟我来。”

他背转过身一路入内。孟帅跟在后面,出了厅堂,往后面走去。

孟帅本以为冰山上只有这么一座小小楼宇,没想到后面别有洞天,出了大厅,又是一道回廊,连接另一栋屋宇。回廊两侧有梅花栽植,虽在冰雹中也能看出颜色或娇艳,或素雅,与外面的梅林中梅花品种不同,显然更为特殊且名

再看远处,依稀可见一道道回廊观之不尽,显然梅园的建筑规模不小

补天道  六三九 客居梅园里,众聚封灵台

,一栋一栋错落有致,竟不逊于百鸣山这弟子万千的大宗门。

孟帅心中暗道:我还真小瞧了这位堂尊,也不知他怎么在山上建出这样规模的建筑群的。

只是地方虽大,殿阁虽多,孟帅却没见到一个活人,倒是有不少仙鹤,或dǐng盘,或侍立,他还看见有的仙鹤翅膀上挂着拂尘,正在洒扫,看来林岭当真的孤僻到一定境界,宁可用仙鹤,也不愿意用仆役童子。

孟帅心中有自知之明,若非父亲的关系,林岭绝不会收下自己,因此他也没想和林岭建立多深厚的师徒情谊,无非是保持尊敬而已。林岭不失指diǎn之责,自己恪守学生之礼,仅此而已。

又到了一间楼阁,就见门口有一仙鹤雕塑,翎羽横斜,竟如书页一般,抬头一看,就见上方写着“问道阁”。

孟帅心道:“这是藏书楼么?”

林岭径直而入,只见一层正中有一张大桌,两边都是书架,层层往后,不知有多少。孟帅看到之后,心痒难耐,恨不能立刻搬下几本,尽情畅读。

林岭直奔大桌,从桌上的书箱中取出一卷纸,一个令牌,推给他道:“把文契填了,令牌拿着。”

孟帅接过,只见文契上写着“封灵师考核申请”,登时明白,道:“您要我申请封灵师?”

封灵师是在高等封印师以上的称号,最低的要求是突破九重封印,修为则要在先天以上。封灵师也和封印师一样分高中低,最高的高级封印师可以达到十八重封印。经过认证之后,封灵师享有极高的荣誉,被人尊敬,在五方世界就如同封印师在俗世的地位一般。

虽然封灵师的难度比封印师高得多,很多先天高手甚至突破了守一境界,依旧卡在高级封印师上过不去,但对孟帅却是小菜一碟。他早就能轻易制作十八重封印,若不是修为限制,更高级的封印也做出来了。

不过……

孟帅问道:“可是去三灵殿认证么?”他刚刚和三灵殿结了diǎn儿梁子,现在不大方便去三灵殿。

林岭道:“北方没有三灵殿分殿,一切由雪山做主。我就能认证。”他指了指那面牌子,道,“这是你考试的证明?”

孟帅道:“那太好了。”当下把自己的姓名,年龄,修为等等项目填好,道:“什么时候开始?”

林岭道:“三日之后。正式考核有正式程序,无谓为你单设一场。三日后本有一场考核,北方封印界后起之秀咸集于此,你参加便是。”

孟帅道:“是。雪山还有其他人呢?”

林岭道:“雪山没有。北方还有人,且有些古老势力,虽然人丁稀少,底蕴却强。我为主持,自然一视同仁,你休要指望我给你……”

孟帅立刻道:“我从没指望过。”开玩笑,以林岭的性子,不给自己加难度便罢了,还指望他特别照顾自己么?又道,“您会场布置完了么?需要我帮忙么?”

林岭道:“不必,你还不是雪山的人。封灵师考核过关,我便收你入山,倘若不过,自己下山去,终身不许提我雪山半个字。现在只有一间客房给你,好生呆着,不许乱走,记住自己是客,不要失了为客之礼。”

孟帅微笑道:“遵命。”

当下林岭果然给孟帅一间客房。客房还算宽敞,虽然简朴,但一应家具俱全,也有桌椅。孟帅果然呆在房中,三天足不出户。

每日三餐,有仙鹤雕着篮子送来。三餐全素,口味清淡,别説荤腥,连油花也不见半朵。

孟帅深感忧虑,自己是客,已经吃的如此寒素,想必真成了雪山弟子只有更简朴,虽然武者越到高深地步,吃饭越少,先天武者三五日不食也是寻常,但架不住他嘴馋,顿顿要吃肉。

唯一的好处是,菜里还算有盐,孟帅不担心变成白毛。那白需要绝世的容貌才能配得上,林岭和尚素天也不过勉强,孟帅若生一头白,只能像是杀马特。

吃了三日白饭,孟帅又把自己所学的封印整理一遍,时间也就到了。

这一日清晨,一只白鹤敲门,将他引入外间。

走过一段从没走过的游廊,只见一个广场上站了二十多人,大多是少年男女。孟帅有日子没见过这么多人了,心中十分喜悦。

虽然人数不少,但想到林岭所説北方世界封印的后起之秀咸集于此,那么就不觉得人多,反而还嫌人少了。

这些青少年大得二十来岁,小的比孟帅还小,甚至有的只是不过十三四岁的童子,孟帅暗自惊异,心道五方世界果然不同,纵然先天武者显得年轻,但那些童子总不会是假的。这么diǎn儿年纪竟然要考封灵师。不説俗世,就是璇玑山,这么大diǎn儿年纪恐怕还是学徒。

不知是否雪山的影响,这些人纵然不穿全白,也大多穿素色,纵然几个女子,也都是一身浅色,用素纹装饰。所不同处,就是因为修为不到,这些年轻弟子也人人穿皮裘,而女子的皮衣更为精美,皮毛柔顺,看起来贵重雍容,别是一番风景。

这些少年男女看起来都有些紧张,场中虽无人维持秩序,却也没人説话,或有交谈,也是三言两语,恢复安静。

孟帅静静地走过去,站在队尾。他身上那件皮裘是雪女所赐,虽然也是厚重,但比起其他人已经算轻薄。在雪山上,穿着越轻薄越被人尊重,因为那代表要么修为高深,能抵御寒冷,要么就是皮裘珍贵,家境不俗。

孟帅一身打扮便引起些瞩目,不过此时以封灵师考核为重,大多数人看了几眼,便回过头去,不加理会。

倒是孟帅旁边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笑着对孟帅打了个招呼。那少年相貌端正,神态温和,看样子教养良好,惹人好感。

孟帅diǎn头还礼,那少年低声笑道:“兄弟贵姓?”

孟帅笑道:“在下孟帅,敢问兄台是……”

那少年道:“小雪山庄韩杰锋。兄弟你是哪个山庄的?我看着倒是眼生。”

孟帅迟疑了一下,他还不熟悉北方世界的人事,含糊道:“我是散人,远道而来雪山求学的。”

那少年不以为意,道:“哦,那欢迎啊。咱们北方的封印术确实独树一帜。你是想求在哪处山庄之下?”

孟帅道:“梅园大人如何?”

那少年一呆,笑着拍他道:“你真会开玩笑……”

话音未落,人群一阵哗动,就听众人议论道:“快看,那位来了”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贵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评论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可信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正规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